主頁 > 出版 > 聖樂欣賞 > 認識我們的音樂人 > 劉玉亭
 


劉玉亭神父       文字、攝影:李家雯 編輯:陶國雄


- 河北省霸縣人,1927年3月21日出生
- 現年 82 歲,為聖母領報堂助理司鐸
- 1971 年晉鐸
- 曾在瑞士修讀教育和在台灣輔仁大學讀神學
- 未加入香港教區前是聖母昆仲會會士,曾擔任院長之職
- 1972-1992年出任荃灣葛達二聖堂主任司鐸
- 1992-2001年出任下葵涌聖斯德望堂主任司鐸
-多年來創作多首耳熟能詳的聖樂作品,包括: <<上主萬有天主>>、<< 請你們頌揚上主 >> 等


  凡事相信「都是天主安排」的劉玉亭神父追隨聖召六十年,原來當年是因為漂亮的修士制服而加入昆仲會做備修生!劉神父 12 歲入備修院,當時修生約有 90 人。後來,有不少修生到了外國讀大學,接著便結了婚,修院最後只剩下六、七人。 而劉神父則選擇服從天主的安排,服務教會幾十年。劉神父表示生活過得很充實!


做神父 以助人為終身志願


  21歲時,好動且喜歡幫助別人的劉神父決定轉行做神父。「做修士只可教書,又多規矩」,先後在瑞士修讀教育和在台灣輔仁大學讀神學的劉神父覺得做修士未能達到幫助別人的志願,所以他矢志要做神父。可是,做神父的路並不易走。七十年代初,教區開辦大量中、小學需要神父擔任校監,而剛晉鐸的神父就可以做校監。在那時,徐誠斌主教看中他,要他升做神父並管理港九新界共23間學校。 因此,身邊的人都覺得劉神父要升神父是「驕傲」的表現,加上當時的人都對「北方」神父有偏見,劉神父的路就更困難重重。

 

被罵「上海佬」 作品淪為「垃圾」

  原籍上海且操流利的普通話的劉神父早在修生年代時常常彈琴、唱歌,還會作曲!不過,上海人的身份卻令他的創作路處處碰壁。1969年,還在台灣輔仁神學院的劉神父帶了一本叫 <<聖經樂章>> 的中文歌集介紹給教區禮儀委員會的神父。 那位神父看到是那本台灣出版的歌集鄙視他說:「劉修士,『上海佬』寫的!要用普通話唱,垃圾!」奇怪的是在短短三、兩個月內,於香港很多聖堂內都聽到歌詠團唱 <<上主萬有天主>>、<< 請你們頌揚上主>> 等由劉玉亭神父創作的歌曲。

  時至今日中港兩地的聖堂還在唱劉神父的歌。不過,當時有些教友都坦言對普通話歌受不了!劉神父記得一次歌詠團試唱 <<主呀!我相信在禮儀中>>,有一教友告訴他:「修士,我頂唔順!」現在廣東歌和普通話歌都被教友接受。在今年年初,劉神父到內地參加彌撒,內地教友依然在唱他的歌。當大家知道劉神父是作曲的幕後功臣,大家既意外又興奮地不忘感謝神父的貢獻。對這位八旬老人來說,努力能得到他人的肯定是莫大的欣慰和鼓舞!

以基督的愛為中心

  從事教育工作數十載的劉神父認為教育工作者應該要以基督的愛為中心 。在瑞士修讀教育時,曾有一位瑞士教授神父對他說:「別用手段討人歡心,你應要以基督的愛使人開心!」 劉神父銘記這一句說話並實踐在他的教育工作中,他認為教育成績差、品德劣的學生是教會辦學的本份。 所以劉神父的學校會收取一些成績欠佳、品德不好的學生,他希望能透過給學生的鼓勵、以基督的愛使學生進步 。



坐駕是創作的搖籃


  有「荃灣王」稱號的劉玉亭神父多年來於荃灣區工作,葵青區的每一個堂區都是由劉神父一手創立!又要擔任港九新界多間學校的校監,壯年時的劉神父經常要駕車出入荃灣區到香港各區「四圍去」。 然而他沒有為舟車勞頓而感到疲累,反而他的坐駕成了創作靈感的來源地! 劉神父得意地憶述當年在駕車時有了靈感、腦裡浮現出一些 melody,他回到家覺得「差不多」就用筆記錄下來。教區的第一首中文歌 << 主呀!我相信在禮儀中 >> 就是出自他的手筆!劉神父坦言忘記了作品數量,他又表示現今有很多新秀人才,所以現在不作曲了。

做神父 為工作放棄喜歡女仔的權利

  劉神父於昆仲會擔任院長 16 年,招收過無數修生。 曾有一位青年來找他表示要做修士,詳談後青年坦白地告訴劉神父:「我的女朋友不愛我!」劉神父回答說:「你很坦白,但你沒有聖召。」之後,劉神父勸青年回去找個好女孩,做修士、神父是不能急,要勤辦告解、勤領聖體和多參與彌撒。 劉神父覺得男孩喜歡女孩;女孩喜歡男孩是很正常的事,如果青年告訴他對女孩沒有興趣是不正常、是講大話!真正的聖召是為了天主、為了工作而放棄喜歡異性的權利,假使受了刺激而想做神父、修士是逃避的表現。

美人計色誘神父

  相信大家想也沒有想過神父會被色誘!在訪問尾聲時,劉神父娓娓道出女校長向他施美人計一事。 當時劉神父是一小學校監,一位已辭職的女校長在中秋節到劉的辦公室探望他。 當時女校長穿著高叉旗袍,打扮得花枝招展,手中還拿著兩盒月餅,劉神父心感不妙。 女校長要求在劉辦公室內談天,劉神父立即拒絕並請她到外面大廳。劉神父心想一方面有接線小姐作見證,二來又不用怕女校長誣衊他「非禮」。 二人在長上坐著,女校長越坐越近,最後劉神父被迫站起來正視她!好驚險的一幕!劉神父直言假使當時大意讓她留在房內就「黃河水也洗不清」!

文章轉載自天主教香港教區視聽中心網頁之口述歷史系列

其餘相關資料:
- 欣賞劉玉亭作品及音樂

(本文上載於二零零九年五月六日)